1a0668ca2b114a179ba50610bdd45a8c_14

疫情还没有结束,一批物流企业已经死掉了【千亚电气】

返回列表 来源: 千亚电气 发布日期: 2020.02.29

假期延长至2月5日,假期延长至2月9日,假期延长至2月17日……公司没了,不用来上班了。楼下小店的贴纸由“春节放假安排”变成“疫情防控通知”最终变成“旺铺转让”。疫情延续至今,一些段子正在成为现实,连接生产和消费的物流行业也不甚乐观。根据物流指闻收到的消息一些申请复工的物流企业,复工申请尚未通过,企业已经面临倒闭。

微信图片_20200218114305

从疫情发展看,未来货代企业或将面临更大的压力,一方面制造业复工情况不甚理想,另一方面疫情在海外的蔓延或将引发连锁反应,加之一些展会等销售渠道受到波及,外贸企业业务连带影响之下,服务于此的货代企业或将受到牵连。
面临窘境的不止货代企业,据了解物流行业多个领域的企业主均面临巨大压力,“不复工赔钱,复工赔更多钱”。尤其是此前加杠杆的经营者,有甚者已经选择卖房卖车。

1.紧绷的现金流
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曾在朋友圈发文,给疫情期间的创业者建议道:一定要严控成本,死卡现金,最少要保持假设没有收入的情况下6个月的现金,最好有12个月,根据这个来倒算成本。
这样的方法却不适用于物流行业,某物流企业负责人表示,“大家都明白现金流很重要,但是我们每年的盈利基本都投入到生产再扩大中去了,行业的利润率逐年在下降,不扩大规模,就是死亡,我们没办法做到有充足的现金流。”
事实上,由于企业生产周期被疫情打乱,中小物流企业的账款周期被拉长,“失血”的风险在变大。物流行业毛利率低,抗风险能力不强,难以承受大环境下所产生的市场波动,一旦账上流动资金不足以支撑,很容易遭受经营危机。那么,如果试着采用融资贷款等手段补血呢?这种方法对占据大多数的中小型物流企业而言也不太现实。它们抵质押物有限、数据化程度低、行业利润率低、主体信用不佳,一旦其企业资金周转出现问题,很难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获得融资。

微信图片_20200218120234

2.出不来的人
出于疫情防控考虑,各地复工进度缓慢。一份调查显示:截至2月16日,浙江企业复工率指数达到42.87%。超五成规上综合企业、超两成规上线上服务业企业已复工。全省内各类企业的产能仅恢复到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。就浙江情况来看,当前地方政府复工复产的重点仍主要集中于规上企业,规下企业的复工数量有限,未形成整体性的复工氛围。而这还是中国经济发达地区,根据工信部最新的数据:全国中小企业复工率只有30%左右。而随着企业复工审批政策放宽,劳动力回流难,无工可用又将成为制约经济恢复的主要矛盾。
劳动力回流难难在哪?“管死”的疫情防控体系让劳动力输出大省人出不来,一路上遇到封路、封村、劝返等难题;另一方面是输入地接纳外来人口能力不足,导致即使人出来了到输入地要面临居家隔离,甚至无法进入的问题。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课题组调查发现:地方政府难以保证农民工返程后正常的居住、生活需求,各类行政检查过多,增加了农民工的返程顾虑。同时,基层也未能做好与本地居民的沟通工作,引发部分本地居民对外来农民工的排斥,造成了较为负面的影响。此外,即使回到工作所在地,隔离14天的要求也加剧了用工难题。

3.不通畅的路
除了人出不来,物流行业的基础工具——大量的车也出不来。
数据显示,承担我国75%物流运输量的卡车司机约有3000万名,其中90%属于个体司机,且绝大部分来自农村地区。受到疫情防控政策的影响,通行困难、封路断流、过度隔离、证件办理等导致返乡过节的车主被困在原地。同时,疫情造成的群体恐慌,也使得一些个体司机的主观出车意愿不高。路歌大数据显示:截至2020年正月二十五(2月18日)数据,全国司机出动率仅为9.3%,仅为2019年同期水平的24.56%。
近一段时间以来,政府部门出台了系列政策,如保障公路畅通、简化车辆通行证办理、不对司机进行过度隔离、放松进城条件等等为货车出行创造了条件。但全国多处高速路口被封、国道、省道通行困难,造成公司运营网络出现问题;一地一政策,手续时效繁琐,直接导致运营网络区域性中断;对外省车辆采取劝返、隔离等方式,造成全网不少干线车辆不让出、不让进、不让上、不让下……导致物流企业运力缺乏,进而面临复工后效率低下的问题。
此外,由于一些物流园区、公路港尚未开放,甚至一些饭店也未开门,也给干线司机复工造成了障碍。

微信图片_20200218120313

4.不饱和的货
如果说以上两个困难,物流企业可以想办法克服,但没有货源却更多的是客观原因。
近一段时间,更多的报道聚焦于快递企业复工,或者生鲜受捧即时配送火热,但这部分只是庞大物流业的一角而已。疫情对物流各个领域的影响不尽相同,比如零担,相比于快递主要服务的消费端,其更多的受制于生产制造企业的生产恢复情况。
一般认为,机械电子类物流、纺织服装物流、汽车及零部件物流、建材家居和渣土运输、生鲜冷链食品物流等受疫情冲击较大。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调节局、中国物流信息中心联合各地物流主管部门、行业协会开展的对全国物流企业复工复产调查调研显示:机械电子物流91.6%的企业认为有重大负面影响,58.3%的企业认为一季度收入将下降50%以上;汽车零部件、建材家居和纺织服装物流认为有重大负面影响的企业超过80%,分别有40.5%、48.1%和51.1%的企业认为一季度收入将下降50%以上。

5.提前到来的洗牌
综合而言,当下的物流企业既面临着现金流断裂的风险,不断上升的经营成本,同时还面临着人员返岗率低、车辆运力不足、场站复工难、整体货量减少等现实问题。疫情之前,中小散乱的物流行业已经开始了淘汰赛,尤其是在资本寒冬背景下。如今,因为疫情的到来,物流行业的洗牌加剧,一批运营能力差、融资能力弱、现金流紧张的企业或将倒下。
除了企业面临压力,货车司机处境也很艰难。在此之前,国家也给予货运行业扶持举措,比如2月17日零时起至疫情防控工作结束,全国收费公路免收车辆通行费。但不少货车司机反映,复工以来运费下降明显。

千亚电气联系方式

咨询热线

400-766-1686